思語書屋 > 青葫劍仙 >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神照墻
  “墨染劍!”

  聽見凌天匕的提示,所有人都把神識放出,開始仔細搜尋附近,想要找到這個控制“百兵戮”的元帥。

  半空之中,各種法寶縱橫來去,各色霞光穿梭不斷,眾人既要應對“百兵戮”的攻擊,又要搜尋墨染劍,一時間竟有些眼花繚亂。

  就在這個時候,趙尋真身后的木箱忽然打開,一只肌肉虬結的漆黑手臂伸了出來。

  此女臉色平靜,手持一根竹笛,放在嘴邊輕輕吹奏。

  笛聲清平,落在眾人耳中都沒有什么感覺,但那黑色鬼手卻像是打了雞血一般,“刷!”的一下從箱中伸向半空,很快就在漫天殘影之中抓到了一件物事。

  眾人心中好奇,凝神看去,只見一柄漆黑如墨的長劍,無論劍身、劍柄都沒有任何花紋,劍鋒也是暗淡無光。

  這柄長劍被鬼手抓住之后,劍身在指縫間微微顫鳴,四周所有的神兵法寶似乎都聽到了號令,紛紛停下進攻,調轉方向,朝著趙尋真一人攻去。

  看到這副景象,所有人都明白了。

  那黑色長劍,就是“墨染劍”!

  眼看“百兵戮”的矛頭全都指向了趙尋真,梁言等人當然不可能答應。

  他們各自施展神通,搶先一步沖到趙尋真的身旁,將她護在了中間。

  數不清的神兵利刃,鋪天蓋地,浩浩蕩蕩,幾乎把四人的身形淹沒,但梁言、楊劍英二人的劍光卻從兵刃潮中硬生生殺出一條通道,無心的魔氣更是將四周兵刃震飛,不讓它們靠近趙尋真的十丈之內。

  有了三人的保護,趙尋真沒有任何危險,專心吹奏長笛,身后木箱中的鬼手大發神威,在漫天兵刃的圍攻之中,居然硬生生地把墨染劍從高空拽了下來。

  咔!

  墨染劍似乎也有錚錚傲骨,寧死不從,在被鬼手拖拽的過程中,奮力想要掙脫。但它的力量明顯不足,在一陣瘋狂掙扎之后,反倒是劍身上出現了一道道裂痕。

  眼看墨染劍被俘,周圍的神兵利刃更加瘋狂,拼了命地進攻,似乎都想要救出統帥。

  梁言一方自然也不會退讓,他和無心、楊劍英三人死死守住趙尋真,兩邊就這樣僵持了半盞茶的功夫。

  半盞茶之后,忽然聽到一聲清脆的崩裂聲。

  眾人心中一動,抬頭看去,只見墨染劍在趙尋真的鬼手之中寸寸碎裂,化為無數塊細小的黑色碎片,從半空中洋洋灑下。

  墨染劍碎了!

  也就在這個瞬間,圍攻梁言等人的各種神兵利刃,全都發出了一聲哀鳴,下一刻,他們同時從半空墜落。

  周圍的空間再次出現了混亂波動,一道道空間裂縫出現,這些法寶神兵落入裂縫之中,瞬間消失不見。

  楊劍英早就心動,他本想攔下其中幾件神兵法寶,然而這些法寶消失的速度實在太快,他才剛剛動身,就發現周圍已經沒有一件法寶留下了。

  唯獨剩下的,就是已經碎成碎片的墨染劍..........

  “百兵戮”破了,最大的功臣當然是趙尋真,但此時此刻,梁言等人也顧不上多說什么,幾乎同時向“墨染陣”的外圍沖去。

  “可惜了........”

  楊劍英最后看了一眼墨染劍的碎片,嘆息了一聲,同樣往大陣之外沖去。

  由于“墨染陣”的神通被破,它需要一段時間才能組織新一輪的進攻,趁著這個空檔,所有人都發足飛奔,很快就沖出了法陣的籠罩范圍。

  “終于過來了.......”

  來到法陣之外,眾人都稍稍松了一口氣,無心轉頭看了一眼身后的“墨染陣”,由衷道:“天機閣的前輩實乃曠世高人,千機魔塔之中充斥著各種機關傀儡、奇門詭陣,這一行真是大開眼界!”

  對于無心的觀點,梁言也深表認同。

  “的確,天機閣的強大,遠遠超過了我的想象........”

  其實還有后半句話沒有說出口,這樣一個門派,當年是怎么覆滅的?

  不過這個問題顯然不適合現在探討。

  “現在距離天樞區還有多遠?”梁言向凌天匕問道。

  聽了他的問題,原本籠罩眾人的寒冰靈盾輕輕一晃,從眾人身上脫離下來,最后重新化為了白衣白帽的男子形象。

  “雖然只通過一關,但我們已經避開‘離神區’的大部分考驗,據我估算,再往前二十里左右,應該就可以通過‘離神區’,抵達‘天樞區’了。”

  “還有二十里..........倒也不遠。”梁言的目光看向遠處黑暗,沉吟著問道:“后面的路上還會有考核出現嗎?”

  “倒是還有一個,不過這次不需要生死搏殺,而是考驗心性的一個關卡。”

  “心性?”

  “不錯,天機閣乃是法儒一脈,重視傳承,門規森嚴,對門下弟子的心性有很高的要求。若是所傳非人,連帶師傅一脈也有責任,所以這一關專門考校闖關者的心性。”

  聽了凌天匕的一番話,眾人全都陷入了沉默。

  他們并非天機閣后人,也不是法儒一脈的弟子,真要考校他們心性的話,恐怕沒有一人能通過。

  眾人愁眉不展,凌天匕卻是面露笑容,信心滿滿。

  “這一關對少主來說簡直不要太輕松!你是老閣主選定的繼承人,心性絕對沒問題,畢竟老閣主目光毒辣,他看中的人,哪里會通不過考驗呢?”

  梁言聽得嘴角一抽。

  這凌天匕,真是對自己信任過頭了。如果自己真是什么少主,那也的確不懼,可惜自己是假冒的,對于這個心性測試可沒什么把握。

  不過轉念一想,凌天匕的話倒是提醒了梁言。

  天機珠既然是天機閣掌門一脈的法寶,心性考核的時候,能否為自己遮掩一二呢?如果能靠這顆珠子通過考驗,那這就是最簡單的一關了。

  “既然這是最后一個考驗,而且無法避開,那咱們也別猶豫了,抓緊上路吧。”梁言思考片刻之后,沉聲說道。

  “也對,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倒要看看是什么考驗,走!”

  四人商量過后,并沒有選擇其他路線,而是繼續讓凌天匕在前帶路,他們則緊隨其后,小心謹慎地在黑暗中趕路。

  如此又過了一炷香的功夫,前方道路上漸漸有了亮光。

  眾人凝神看去,發現居然是一面透明的墻壁,高約十丈,左右無限延伸,就這樣沒入黑暗之中,一眼看不到盡頭。

  墻壁上面懸浮著許多淡藍色的文字,就仿佛夜空中的星辰,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這些文字都是上古靈文,由于在場的四大天驕都有各自的背景,或多或少涉獵過一些上古傳記,隱約能看懂其中的一部分。

  “這上面............好像是儒家的經書,雖非神通功法,但也是一種養氣的法門。”楊劍英一邊觀看,一邊斟酌著說道。

  對于他的說法,眾人也表示認同,而凌天匕的聲音再次響起:“這是天機閣的‘神照墻’,你們走到墻壁前方三丈左右的位置,凝神觀看經文,神識就可以進入幻境世界,在那里接受心性測試,只要通過了考核,就能順利穿過這面‘神照墻’。”

  “進入幻境世界........”

  聽了凌天匕的講解,眾人心中都有些猶豫。

  梁言想了想,淡淡開口道:“這一關,你可否幫我們通過?”

  “屬下別無辦法,其他測試我都可以幫你們,唯獨這一關必須是自己單獨接受考驗。”凌天匕搖了搖頭道。

  “不過少主可以放心,幻境之中沒有任何危險,就算你們沒通過測試,也頂多是被‘神照墻’拒絕,不會有絲毫損傷。”似乎是看出了梁言的心思,凌天匕接著補充道。

  聽了他的話,眾人的臉色也稍稍放松。

  既然沒有危險,那不如就試上一試,畢竟這是最短最快的路徑,只要通過這個考核,就能直達天樞區了。

  如果改換別的路線,恐怕還要經歷更多更危險的考核。

  想到這里,四人的臉色都變得堅定起來。

  “諸位,這器靈瘋瘋癲癲,他的話可信但也不可盡信。我剛才想了想,咱們四人不能同時進入幻境世界,一次最多兩個人進行考核,留下兩人守在附近,等之前的兩個人完成考核之后,再換后面的兩人進行考核。”梁言忽然向另外三人傳音說道。

  聽了他的安排,眾人都是深以為然,同時點了點頭。

  無心想了片刻,笑道:“那這樣吧,第一輪就由你和楊劍英去進行考核,我和鬼姬妹子守在這里,一旦發現有什么異變,就立刻傳音叫醒你們。”

  梁言和無心對視了一眼,微笑著點了點頭。

  他深知魔女的用意,同行四人雖然看上去關系親近,但在四人之中又有親疏遠近之別。

  無心和自己是關系最親近的兩人,他們絕對不會出賣對方,所以兩人不能同時進行考核,當其中一人進行考核的時候,另一人必須守在身邊,這樣才能保證安全。

  對于無心的安排,鬼姬趙尋真和楊劍英沉吟了片刻,也點頭同意了下來。

  畢竟他們加入這支尋寶的隊伍,都是因為梁言的關系,彼此之間互不相識,更談不上什么信任。

  “那好,就由我和梁兄先進行‘神照墻’的考核,有勞鬼姬道友和胡晨瑜道友在旁護法。”楊劍英向無心和趙尋真行了一禮,轉身走向了神秘的透明墻壁。

  梁言也沒有遲疑,和無心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后,邁步走向了“神照墻”。

  兩人同時來到墻邊三丈左右的距離,墻壁上的文字突然變得活躍起來,居然在原地不停地跳動,一副躍躍欲試,想要跳出墻壁的樣子。

  下一刻,“神照墻”上亮起一道霞光,仿佛一條康莊大道從墻上鋪下,落在兩人頭頂。

  數不清的文字蜂擁而來,仿佛一段來自遠古的記憶,瞬間就涌入了兩人的神識之中。

  梁言才剛剛凝神細看墻壁上的經文,就感覺到龐大的信息涌入腦海,“嗡!”的一聲,自己仿佛離開了這片天地,周圍斗轉星移,景色變幻...........

  就在梁言和楊劍英接受“神照墻”考核的同時,無心和趙尋真兩人一左一右,在靠近梁言的地方席地而坐。

  “梁言有我守著就可以了,妹妹不如去那邊照看一下楊劍英。”無心笑意盈盈,仿佛在和一個知心妹妹聊天一般,“說起來,楊劍英也是一表人才,白玉城的天驕,妹妹覺得他如何?”

  “楊劍英自然是人中龍鳳,但我要守護的是梁言!”

  趙尋真的目光直視無心,看上去居然有一絲針鋒相對、寸步不讓的意思。

  “妹妹說笑了,你和梁言不過是兩百年前見過一面,就如旅途上的過客,緣分已盡,又何必如此執著呢?”無心并沒有生氣,依舊笑容滿面。

  “如果真是緣分已盡,又怎么會在這里再次相遇?”趙尋真的臉色十分平靜,“其實真正的緣分,并不是看相識的時間長短。有的人,即使離你很近,但他的心不在你這里,而有的人,一眼便是萬年。”

  “好個一眼萬年,看來你對自己很有自信。”

  無心的雙眼明亮,臉上笑容更甚。

  這么多年來,她早就學會了隱藏自己,有時候笑得越自然、越開心,往往就是她心中殺機最盛的時候!

  畢竟,她是個魔女,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只是.......

  一想到梁言,無心的眼中又閃過了一絲猶豫。

  殺了趙尋真,的確可以達成目的,但不好向梁言交代,她不允許有人打梁言的主意,但同樣不允許自己和梁言之間產生裂痕。

  “也罷,先放你一馬,出了千機魔塔,若還被我遇到,便叫你見識本小姐的手段!”

  面對趙尋真的挑釁,無心心中恨恨,但也不想在這里出手,只能忍耐了下去。

  然而,她不出手,不代表別人不出手。

  變化來得毫無征兆。

  就在無心心緒百轉的時候,一直面無表情的趙尋真忽然抬手。

  三道黑色鬼霧從她袖中飛出,在半空中化為三柄黑色匕首,居然同時刺向了梁言、無心和楊劍英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