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語書屋 > 超神寵獸店 > 后記 歡迎光臨
  “回來了么?”

  至高天道的意志面帶微笑地看著蘇平,眼眸中似乎帶著某種期盼,沒有先前的冰冷和憤怒,而是有種看到老友般的熱切。

  盡管蘇平在眾生祈愿中經歷過無盡時光的輪回,即便是對不朽永恒的神魔來說,都是漫長到絕望的時光。

  但對至高天道這般存在來說,一切都像是瞬間。

  時光無法束縛祂,亦不會因時間流逝而感到焦慮。

  時間會讓許多東西發生變化、變形,包括物體、心靈。

  因此,永恒的東西,便不會受到時間的腐蝕,始終保持如一,漫長的時光,在祂眼中只是畫卷維度,一眼便可看到億萬年時光之后,亦能縱橫古今,看到過往今生。

  一切的彼岸,都早已在起始注定。

  在這中間的過程,是生命的一生,是花開的一瞬,是日月的交替,是江河的奔騰。

  蘇平緩緩睜開,剎那間,他的眼眸內似有億萬晨光閃爍,但僅僅瞬間便收斂消失,只剩下一雙漆黑的瞳孔。

  只是跟先前不同的是,如今蘇平的眼神,不再憤怒,不再悲痛,只是平靜和淡然,還有幾分輕松的柔和。

  即便是凝視著眼前這個讓他先前憎惡痛恨,想要毀滅的至高天道,蘇平眼底的柔和,依然沒有變化,亦沒有憤怒和殺氣。

  至高天道看到蘇平的眼神,臉上的微笑似乎更濃了幾分,道:“看來你已經想明白了,我說過,當你經歷過孤所經歷的世界,你亦會變得如孤一樣清醒,這世間無盡生命,彼此的憤怒、戰爭、仇恨、誤會,皆是因為彼此不能體會對方的處境。”

  “而這種原因,只因彼此所處的環境不同,種族不同,身邊從小伴隨的親人、朋友、愛人等等皆不盡相同,即便是那些弱小生命眼里視若最珍貴的血脈至親,相濡以沫的愛人,亦不能完全體會到彼此的難處和痛苦。”

  “身處同一處屋檐下,身處人潮熱鬧之中,卻依然有種深深的孤獨。”

  “而這樣的孤獨,每個生命都能感受到,彼此渴求理解,卻彼此都無法領會,這便是生命的悲哀。”

  至高天道微笑地看著蘇平,道:“來吧,跟孤一同創造那永恒的世界吧,讓這混沌不再有這樣的悲哀。”

  蘇平望著祂伸出的手臂,良久后,他微微搖頭,臉上同樣帶著微笑,道:“你說的很對,但正因這樣的孤獨,混沌才會如此精彩,世間才會如此豐富,永恒固然美好,并且持久,但未免太無趣了。”

  “而吾寧可孤獨,也不要無趣。”

  他緩緩抬起了手掌,朝著至高天道伸出了手,道:“來吧,跟吾一同融入這個世界,看看這世間除了黑暗之外的光明!”

  至高天道怔住了。

  祂臉上的微笑凝固,很快便慢慢收斂了,表情陰沉地看著蘇平,道:“看來你體會的還不夠深刻。”

  蘇平微微搖頭,道:“我已完全體會,如果沒有遇到她的話,沒有遇到它們的話,還有他們……我應該也會跟你一樣,但很遺憾,我先遇到了他們,不管我經歷多久,經歷多少次,看到這世間有多么的糟糕,可……”

  “這是她創造的世界,我怎么會討厭她所創造的東西么?”

  至高天道聽到蘇平接連說到的“他們”,竟第一時間便聽懂了蘇平所指的對象,祂臉色變得陰沉和冰冷,道:“看來你中毒太深了,只能徹底抹除!”

  “這真的是你的選擇么?”

  就在這時,旁邊的混沌原核開口了。

  他凝望著蘇平,如亙古不化的眼眸中,似乎能洞悉一切。

  蘇平坦然地凝望著他,道:“沒錯,這就是我的選擇!”

  “不可能!”

  至高天道有些憤怒,祂明白了混沌原核的想法——如他先前所說,如果蘇平歷經眾生祈愿,仍能保持初心,那么他會選擇重新回到混沌之母的身邊。

  “肯定是你做了什么手腳,真正體會過,你不可能會這么說!”

  至高天道憤怒地道:“你只是區區萬年生命,哪怕你成為最頂尖的混沌生命,也不可能辦到,在那無盡的歷劫中,不迷失就不錯了,那可是超過你從前生活的億萬萬倍的時光,你怎么可能會這么說!”

  “人會在經歷一些東西后改變,想法的改變,性格的改變,就像曾經的‘自己’,被某種經歷謀殺了一樣,悄悄替換成一個新的人格,由一個新的想法主宰掌控。”https://

  蘇平凝望著至高天道,道:“但你可知,我修行萬年,我的想法依然如最初的短短二十年時光那樣,修行給我帶來的,只是眼光的高度,看待事情的深度,對萬物的洞悉,但吾的內心,從未變過。”

  “朋友,伙伴,親人,在我心中,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就像億萬螻蟻生命,皆明白太陽的燦烈,無法直視,有些東西,是普世眾知的,跟經歷多少無關,即便是最兇惡的歹徒,也明白自己做的是兇惡的事,只不過是……不以為意罷了!”

  至高天道如神祇般的身體在顫抖,似乎憤怒到極致,竟發生扭曲變化,祂的聲音也變得猙獰起來,道:“閉嘴!閉嘴!我要將你吃掉,讓你在我體內真正感受那最深刻的悲傷!!”

  “你做不到。”

  混沌原核忽然說道。

  他的意志轉移到蘇平身邊,與蘇平并肩而立,目光冷冷地看著至高天道,道:“我說過,他能做出第二種選擇,我便會回到她身邊。”

  至高天道猙獰地道:“你以為你的回歸有用嗎?就算沒了你,我依然能重開混沌,只要將你打碎便可!”

  “你做不到。”

  同樣的話,這次卻是蘇平說出。

  他依然伸出手臂,望著身體已經變得扭曲猙獰的至高天道,說道:“你還沒感知到么,吾已經歷經眾生祈愿,你所經歷的種種,吾都已經歷,換而言之,吾已是承載眾生祈愿的至高天道,你所具備的,吾……都已具備!”

  “而你沒有的,都在吾身邊。”

  蘇平輕聲道:“吾能體會眾生悲苦,也能體會你的悲苦,過來吧,吾帶你去看看那眾生不曾祈愿的光明,身處在光明中,眾生才不會祈求,而那部分恰巧是這世間最美好的風景。”

  “不可能!!”

  至高天道無法接收,祂驀然出手,意志如洶涌的潮水般,化作無數猙獰虛影,朝蘇平覆蓋過去。

  蘇平神色寧靜,身軀卻在不斷變大,這是意志力展現的表象,他化作一個無窮巨大的身影,抬手將至高天道攥在了掌心。

  在這一刻,蘇平所展現的力量,絲毫不遜色至高天道。

  同時,蘇平體內有混沌神格,以及混沌之母的身軀,加上此刻混沌原核站在他這邊,整個混沌世界,萬物萬道,皆聚于蘇平一身。

  至高天道被蘇平攥住,意志不斷收縮,抹去了種種力量,化身成一個稚嫩的孩童模樣,看上去跟混沌原核一樣,都是七八歲的孩童。

  祂驚懼地看著蘇平,無法想象,蘇平居然掌控如此恐怖的力量。

  “跟著吾,吾帶你去看遍世間繁華。”蘇平輕聲道。

  一股浩瀚的意志,帶著煌煌不可抵擋的威壓,籠罩而下,但這股意志雖然浩大,卻極為柔和,包含著蘇平的情感,向至高天道拋出了邀請。

  在那份情感和意志中,至高天道瞬間明白了蘇平的種種,包括蘇平在歷經眾生愿像時所浮現的種種想法。

  憎恨、憤怒、悲傷、痛苦……種種祂曾體驗到的東西,蘇平都體驗過。

  但在這些巨大的負面思緒之中,卻有一些面孔和身影,如璀璨的黃金,時不時閃過。

  至高天道怔住了。

  在這一刻,祂明白蘇平沒有欺騙祂,蘇平的確老老實實經歷了祂所感受到的種種,祂的所見所感,只是,蘇平真的做出了第二種選擇。

  原來,那些東西,會這樣的迷人么?

  至高天道化身的孩童,雙目失神,呆呆地坐在蘇平掌心。

  這一刻祂敗了,從力量到內心的崩塌,皆輸得徹徹底底。

  即便祂不從,也由不得祂。

  許久,許久。

  至高天道抬起稚嫩小手,托住祂的巨掌不見了,是一雙修長柔和的手掌,抓住了祂。

  在這一刻,契約達成。

  下一刻,一股恐怖的力量在蘇平的身體中爆發,蔓延。

  蘇平卻并不意外,而是眼神柔和,對至高天道說道:“等我跟他們道別后,我們便一同出發。”

  至高天道眼神復雜,點了點頭。

  蘇平微微一笑,身影消失在混沌原核中。

  在外面。

  那巨大而不斷碎裂的身軀,忽然停止了。

  那身軀上蔓延的裂痕,凝固了,并且以超越光速的速度在快速愈合,轉眼便恢復過來。

  這一切都是突兀發生,如石雕般立在旁邊的混沌之母如夢初醒,她瞪大了眼睛,感受著蘇平身軀內復蘇的氣息,眼神中充滿驚喜和激動,還有幾分忐忑。

  “這氣息……”

  “他回來了?!”

  陰雀等幾位祖巫,皆是驚醒,急忙看向蘇平的身軀。

  “他應該已經被天道同化了吧……”黑象祖巫眼神復雜。

  “系統……”

  蘇平望著眼前如小不點般的系統,臉上露出了微笑,道:“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混沌之母怔怔地看著蘇平,從那親切地微笑,她內心的某種擔憂,在這一刻放松了下來,只是,她卻忽然有種想哭的感覺。

  她明白蘇平經歷了什么,但蘇平為什么還能這樣對待她?

  至高天道歷經混沌種種,選擇毀滅。

  而蘇平卻是一聲好久不見…

  “你不必擔心,天道已經被我收服。”蘇平微笑道。

  為了讓她放心,他將天道召喚到肩膀上。

  至高天道的身影是孩童模樣,坐在蘇平肩上,看著混沌之母錯愕的神色,扭過頭去冷哼一聲,但又想到什么,對混沌之母說道:“也許我是錯的,現在我要跟他去一一印證,也許在未來的某個時刻,孤還會再次歸來,毀滅這方混沌!”

  混沌之母表情微凝。

  “別聽祂裝逼。”蘇平輕笑道:“祂不會有這機會的話,就算印證下來祂是對的,我也能把祂拿捏得死死的,你們就安心吧。”

  至高天道慍怒道:“你說什么?”

  蘇平笑了笑,沒理睬祂,對混沌之母道:“我要走了,這方混沌,你代莪好好看管,你做的沒有錯,不要懷疑自己。”

  混沌之母怔住,急忙道:“你要去哪?祂不是被你馴服了么?走……走去哪里?”

  “哼,他歷經眾生祈愿,從諸天萬道中超脫,如今跟孤結合,他將成為道之上的存在,是爾等無法感受,無法窺見的至高存在。”至高天道冷哼說道。

  蘇平用碩大的手指輕輕戳了戳至高天道的身體,將其戳得趴下,才對混沌之母說道:“我哪都不會去,我會一直在混沌中,凝注著你們,所以,你不用擔心,也不必想念,我就在你們身邊,永遠都在。”

  混沌之母呆住,蘇平跟至高天道結合,超越混沌?

  雖然蘇平沒細說,但她明白,那似乎是她無法理解的層次。

  “曾經毀滅的萬族,我會從祂的意志中剝奪出來,這混沌容納不下,我會建立不同的層度,可以理解成平行世界……”

  蘇平微笑地看著系統,道:“總之,我會打點好這一切,當初你將店鋪交托給我,如今,我將這混沌當作我們的店鋪,我會照看好的。”

  混沌之母眼眶中流淌下淚水,道:“那如果我想看到你,我想感受到你怎么辦?”

  “我會一直都在……”

  蘇平微笑著道:“你一定會感受到的,從風中,從雨中,從每一縷混沌之氣中……”

  他的身體越來越稀薄,這是呈現在混沌之母的眼中,因為他體內跟天道結合后的力量蔓延得越來越大,他無法遏制這種力量提升的變化,他的身軀正在完成超脫。

  “替我照看好它們……”蘇平輕聲道。

  混沌之母頓時明白蘇平所指的“它們”是誰,悲傷地道:“那你還能再回來嗎,我是說像現在這樣……”

  “也許吧,等我忙完就會……”蘇平輕聲道。

  “哼。”至高天道忽然冷哼一聲。

  蘇平看向祂,渾身的力量延伸,從至高天道的意志中,包含了混沌神魔時代,包含了萬古歲月,種種被毀滅的時代,被毀滅的種族,皆留存于其意志中。

  祂的意志如混沌中的命運之河,延伸無盡宇宙。

  蘇平能將其意志內的時代,全都重現出來。

  “再見了,伙伴們……”

  蘇平輕聲呢喃。

  祂的身體逐漸變化、稀薄,漸漸消失。

  在最后時刻,只有淡淡地微笑,如虛影煙霧般,在混沌之母眼前徐徐消散,如這世間的塵埃。

  混沌之母怔住,她有種想放聲大哭的感覺,從未有過的悲傷,充斥在她心頭,也許是失去了混沌之軀,她變得脆弱了,也變得跟人類這樣的弱小生命一樣,有強烈的情感。

  陰雀祖巫等發現周圍至高天道的力量封鎖,消失不見了,他們恢復了自由。

  他們面面相覷,卻沒有多少大戰勝利后的喜悅。

  很快,他們發現,混沌祖地在發生變化,周遭的混沌之氣變得濃郁。

  混沌之氣是最古老的力量,是一切物質和能量的源頭,能創造火焰、水流、巖石、血肉、生命等等,可創造萬物。

  而此刻,這些混沌之氣如風暴般席卷,不斷延伸。

  在混沌祖地下的那些戰亡的身軀,都逐漸在混沌之氣中淹沒,有些骸骨上滋生出血肉,已經戰亡的身影,復活歸來。

  而那些死得連灰燼都沒留下的,卻以至高天道的意志為橋梁,以混沌之氣為能量,從混沌中走出。

  “主人……”

  “老大……”

  一道道身影踏出,先前戰亡的眾生,此刻竟全都陸陸續續復活了。

  煉獄燭龍獸的身軀龐大,它望著這眾生擠滿的熱鬧混沌,卻唯獨不見那道身影,不禁發出蒼涼悲愴的嘶吼,如巨龍泣血,發出哀嚎。

  “我們的主人去哪了?!”

  瀚空雷龍獸飛掠到混沌之母身邊,他望著混沌之母呆呆發愣的模樣,急忙叫道。

  混沌之母望著蘇平消失的地方,久久才回過神來,她望著眼前龍獸眼底的焦急和痛苦,心中滿是苦澀,她發現,自己跟蘇平的契約消失了。

  在蘇平進入混沌原核時,就已經斬斷了所有契約。

  如果說蘇平現在還有一個契約獸的話,那就是至高天道了。

  蘇平已是天道之主。

  “你們……也感覺不到他了么?”混沌之母苦澀地道。

  “連你也是?”瀚空雷龍獸驚得渾身冰冷。

  “難道主人他……”

  “不可能!!”

  雷光鼠的身影如紫色閃電般沖了過來,情緒激動無比:“他答應過我,他說過不會再讓我失去主人的,他答應過的!!”

  它望著四周的蒼野混沌,發出哀嚎怒吼:“你給我出來啊!你說話不算數嗎,你答應過我的!!”

  “他沒有死。”

  混沌之母看到雷光鼠咆哮的模樣,眼眸中有些悲痛,她的視線越過眼前的身影,以及旁邊奔赴而來的其他想要詢問蘇平下落的眾人,看著前方廣袤的混沌和眾生。

  她輕聲呢喃道:“他就在這里,只是……我們看不見他了……”

  ……

  ……

  未來遙遠時光的一處宇宙中。

  里面某顆蔚藍的星球上。

  一座繁榮熱鬧的城市內,一處干凈熱鬧的街道上,這里有許多的店鋪門面,是此處的高端商務街。

  在街道上,許多服裝各異,種族各異的身影,在此處來來往往。

  他們身邊大多都帶著一些形態各異的小獸,有的乖萌可愛,有的丑怪憨態。

  在街道中央,是一處門店氣派的店鋪。

  但跟店鋪的氣派裝飾不同的是,店鋪的名字頗為小巧,名為小淘氣寵獸店。

  店門口,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

  有人站在店門口維持秩序,雖然來店里的人大多都明白這里的規矩,也不敢在這里撒野,但那道靚麗的身影依然站在門口,招待和指揮。

  “進店不要喧嘩,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咨詢,免費的哦。”胸口服侍刺繡著“唐”字的唐如煙笑著道。

  在她身邊還站著一道身影,跟她一同成為這里的招待,看上去臉頰跟她有七八分相似,正是她的妹妹唐如雨。

  “早就聽說這間店鋪很出名,沒想到連門口的招待都這么漂亮,還是雙胞胎姐妹花。”

  一個穿著華貴的青年順著臺階走了上來,看著門口的姐妹倆,輕笑道:“小妹妹,給哥介紹下,這里都有什么服務啊?”

  “嗯?”唐如煙看到對方語言輕佻,臉上的熱情微笑頓時收斂,柳眉一豎,挽起袖子,渾身散發出恐怖的威勢,“你想討打是嗎?”

  這股威勢如神魔般,足以輕松撼動整顆星球,乃至是半個宇宙。

  在這青年眼里,方才還甜美可人的絕美女子,忽然如萬丈神魔般可怖,自身如其腳前的螻蟻,頓時嚇得呆木了,兩腿哆嗦,褲襠都濕透。

  這威勢僅僅面向這青年,周遭的其他人感受并不強烈,但一些老顧客見狀,不禁笑了起來。

  “還真有不怕死的人啊,敢惹唐姑娘,不知道她可是宇宙不滅境的存在吧,放在別的地方,可是宇宙之主的身份啊。”

  這些顧客搖晃著頭,沒理會那已經嚇傻的青年,走進了店鋪。

  “歡迎光臨。”

  一身綠裳的碧仙子在前臺輕聲道。

  店鋪柜臺后,兩道絕美的身影站在那里,一位金發如瀑,如神女般動人。

  另一位完美無瑕,一頭銀灰色長發,帶著某種神秘,令人一眼便沉淪,以至于許多慕名而來此店的人,除了這里的培育戰寵效果太強之外,更是為了一飽美人眼福。

  “你好,你要培育什么寵獸?”

  在柜臺前,隊伍排得極長,金發如瀑的喬安娜微笑詢問道。

  跟以往的淡漠不同,如今她臉上時常掛著淡淡的微笑。

  “那個……你好,你這里能培育雷光鼠么?”

  在柜臺前是一個看上去有些怯懦和年輕的少女,像是某個學院的學生,在這個早已名聲顯赫,帶著種種傳奇色彩和神秘的店鋪中,明顯感到無比拘束和緊張。

  “雷光鼠?”

  旁邊的銀灰色頭發女子抬頭看了過來,嘴角微微露出了一抹笑容,道:“很可愛的小家伙,當然能培育,在本店,萬物皆可培育……”

  那少女明顯松了口氣,道:“那太好了,小團團,出來吧。”

  她取下后背的背包,拉開拉鏈,從拉鏈縫里鉆出一顆紫色毛發、毛茸茸的小腦袋,露出一雙機警的眼眸,四處張望,對周圍的陌生環境,明顯充滿警惕,感到緊張。

  銀灰色頭發女子微微一笑,伸手摸過它的腦袋,神奇的是,這雷光鼠眼底的緊張頓時便消失了,放松下來,并且有種依戀的感覺。

  銀灰色頭發女子將其從書包里抱出,放在懷里,輕輕撫摸,很快將其情緒安撫。

  那少女看到這神奇一幕,有些不可思議,她知道自己的小團團非常怕生,被陌生人觸碰會攻擊對方。

  她對這店鋪的種種傳聞,不禁更信服了許多,連忙問道:“培養雷光鼠的話要多少錢?”

  銀灰色頭發女子眼中掠過一抹追憶,輕聲道:“錢嘛,本店恰好有活動,培育雷光鼠不要錢。”

  “不要錢?”

  少女睜大眼睛,有些驚喜,顯然其生活有些拮據。

  銀灰色頭發女子笑了笑,將這雷光鼠交給了身邊的喬安娜,給少女做好登記,道:“明后天隨時能來領取。”

  “這么快?”少女有些吃驚,欲言又止,但還是忍住,畢竟是免費的,她點頭道:“那就謝謝你們了,小團團,你要乖乖聽話哦,不許傷人。”

  雷光鼠瞇在喬安娜懷里,懶洋洋地瞥了她一眼,似乎在說,還用你說?

  少女看到它這模樣,有些吃味,尤其是看到那金發女子胸前的豐滿,以及那無可挑剔的絕美神顏,內心更有些醋意,暗暗腹誹,沒想到小團團是個色胚!

  隨著一天忙碌,很快店鋪打烊了。

  銀灰色頭發女子從店鋪里拿了杯水,來到店外,便看到門口兩側的巨大威猛雕塑處趴著的幾只小巧身影。

  分別是一頭銀灰色毛發的小狗,一頭紫黑色毛發的胖老鼠,一條30公分不到的紫黑色鱗片的小蛇,還有一頭半米高的幼龍……

  它們都懶洋洋地趴在雕塑下,似乎無精打采地模樣,只是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它們毫無精神的眼眸,雖然瞇成一條縫,但始終凝望著街道盡頭。

  銀灰色頭發女子看著它們的模樣,輕嘆了口氣,道:“這么多年了,你們還是放不下他么,你們已經是自由之身了,可以去任何宇宙,不必留在這里陪我們。”

  “哼!”

  幼龍輕哼一聲,道:“主人會回來的,這里就是我們的家,我們才不要去別的地方。”

  “就是。”銀灰毛發小狗附和道。

  “我要等他回來,他答應過我的,絕不會食言!”雷光鼠凝望著街頭,低沉說道:“他說過不會再讓我像這樣等待的,他不能說話不算數!”

  銀灰色頭發女子嘴角微微抿了抿,沒有再說什么,轉身進店了。

  就在她剛進店不久,忽然聽到店外屋檐下的風鈴聲響起,緊接著有敲門聲傳來。

  店里休息的唐如煙立刻迎了出去:

  “歡迎光臨。”

  “你好,本店已經打烊,請……”

  ……

  (大結局)

  每次寫完一本書的結局時,總有種唏噓和落寞的感覺,就像一段人生走到尾聲,在回顧當中,總有遺憾。

  也許我們自身的生命走到盡頭時,即將合眼長眠時,也會如此。

  本想結局爆發一下,在上個月就完結,但最近總感到疲倦,也許是寫書太久了,沒好好放松休息過,這次結束,想休息休息,徹底放松下大腦。

  新書等到10月份再說,暫定10月10號。

  新書可能會偏向于輕度黑暗風,跟本書的陽光明媚有點差別,以前的老伙伴們可以期待一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超神寵獸店更新,后記 歡迎光臨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