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語書屋 > 醫妻三嫁 > 413.你死我活
  曜城。

  三月都要過去了,正值乾國的暮春時節,涼國皇都曜城的春天才剛剛開始。

  裘琮和裘靖爺孫倆進城的時候剛過正午。日夜兼程趕路而來,到了地方,喬裝后的兩人徑直去了曜城最大的酒樓,點了一大桌酒菜。

  半壺烈酒下肚,裘琮舒服地喟嘆一聲,感覺疲憊的身體松快了不少。

  裘靖只淺嘗了一小杯,沒有多喝。他酒量一般,怕喝醉誤事。

  窗戶開著,吹進來的風很涼爽,下方街道上人來人往,聲音嘈雜,根本沒受遠方戰事的影響,更看不出涼國最繁華的京城中有任何緊張的情緒,跟靠近邊關那幾座城池里因打仗而擔驚受怕的人仿佛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裘琮看到一個披金戴銀的肥碩男人摟著個打扮素凈紅著眼睛的少女出現在視線中,一看就是涼國的貴族,神情很是厭惡。

  裘靖也看到了,神色淡淡地說,“那是前皇后的娘家侄子,一個色中餓鬼。”他對涼國皇室的人員基本都了解。

  見裘琮抬手,裘靖皺眉,也沒出言阻止,片刻后,那個胖男人突然像個肉山一樣砸到了地上,蕩起一陣塵土。附近的行人紛紛退避開,被他控制的少女失聲尖叫,縮到了墻角。有一群隨從沖上前喊著“公子”,艱難地把他抬起來,沖著街對面的醫館去了。

  有個衣服打著補丁的老者穿過人群,拽起那個少女跑走了。裘靖沒聽到聲音,但看口型,少女是老者的孫女。

  酒樓里有人議論,都認為是那個胖子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今日突然發病,沒有人看到裘琮的暗器,去醫館也很難看出來。

  “外公,可能會打草驚蛇。”裘靖面色平靜,又給裘琮斟了一杯酒。

  裘琮端起來一飲而盡,輕哼道,“那更好!看司徒勰能把他那些廢物兒孫往哪里藏!”

  裘靖既然沒攔著,就是知道這沒什么大不了。唯一需要擔心的是那個少女事后會不會被遷怒,但也不是大問題。因為他們祖孫打算今夜就動手,免得夜長夢多。作為皇帝,且在如今這個局勢緊張的時期,司徒勰也不可能躲起來。

  爺孫倆吃飽喝足之后,結賬離開酒樓,在街上逛了一會兒,拐進一條死胡同,不見了人影。

  ……

  彭府。

  彭凡手中捧著一本兵書,半天沒翻過一頁去,剛把書合上,正要去看看他娘,就見眼前有黑影閃過,房中多了兩個陌生人。

  彭凡面色一驚,轉身取下了墻上掛著的長劍,眼神戒備,“你們是什么人?”

  “小子慌什么?老夫是小涼的師父!”裘琮如此自我介紹。這個身份是最讓他驕傲的了,也是他人生暮年發生的最大轉折。

  彭凡愣了一下,“蘇涼?前輩是蘇涼的師父?”隨即面色輕松,舉起來的劍也放下了。

  裘靖神色淡淡,“你不怕我們是騙子?”

  “裘將軍?”彭凡一聽裘靖的聲音就知道他的身份了。他們以前打過照面。

  見裘靖點頭,彭凡連忙問,“我爺爺和我爹怎么樣了?”他才接到消息,易翀用彭威交換了易頫。雖然彭凡知道彭威進了玄北城不可能受到任何傷害,但依舊無法安心,更擔心留在南平城的彭謙可能會被易家父子迫害。

  “都沒事。”裘琮說著坐了下來,“你家里沒出什么事吧?”

  彭凡點頭,“家中一切安好。”

  就聽裘靖開口,“我們是來刺殺司徒勰的。”

  彭凡愣了一下,點頭,“哦。”很平靜。他還年輕,對涼國皇室的不滿只會比彭威和彭謙更多,且他早就提過,彭家不如舉家搬去乾國。但并非彭威不樂意,而是家里這么多人,老的小的,連下人也要考慮上,想從皇室眼皮子底下離開,平安到達乾國去,幾乎沒可能。

  “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嗎?”彭凡問。

  裘靖反問,“你就不怕我們行動失敗了連累到彭家?”

  彭凡微笑,“這位前輩可是蘇涼的師父,怎么會失敗?我相信二位的實力。”

  裘琮盯著彭凡,“你小子,也喜歡我那徒兒?”

  彭凡點頭,“欣賞,崇拜。”

  “你小子不錯!快給我們找個地方睡一覺!”裘琮說。來彭家一是受彭威之托前來報個平安,二是找個地方落腳休息,養精蓄銳。

  彭凡很快收拾好,讓裘琮和裘靖分別睡在了他的臥房和書房。

  ……

  皇宮里,接連收到壞消息的司徒勰罵了司徒璟一通之后冷靜下來,但任憑他絞盡腦汁,左思右想,在如今這種局面之下,也實在找不到出路。

  到這個時候,再用抓人質威脅乾國的方式固然有可行性,但一來得現抓,需要時間,二來乾國那邊高手也不少,必定會同態報復。除非,司徒勰能瞬移到涼國京城的蘇府把顧泠的寶貝女兒給擄走,但這是不可能的……

  以往涼國和乾國的戰爭在結束后總是能很快恢復和平,仿佛什么都沒發生過,因為乾國忌憚南邊的炎國,從來不敢放手打涼國,哪怕次次都是涼國進犯,乾國也次次都選擇息事寧人。

  但,這次不同了。

  過去幾十年都置身事外保持中立的炎國,居然選擇了跟乾國結盟,使得乾國一下子就沒了戰略上的致命弱點。

  而正因為司徒勰猜到姬月白的選擇跟顧泠和蘇涼有關系,不得不認為,炎國是真心跟乾國合作而并非有任何陰謀,姬月白根本就不是個“正常的皇帝”。

  涼國皇室中的人,不管說出口或一言不發,看向司徒勰的眼神都傳達著同一個問題:接下來怎么辦?

  司徒勰不知道答案。而他無法回避的一個現實是,真正打敗他,毀掉涼國未來的,是他嫡親的外孫,還有他的親孫子之一。

  這讓他在悲哀之余,又覺得很諷刺,司徒氏的未來即將被司徒氏的血脈毀掉……他此生所追求的一切都像個笑話。

  司徒勰獨自一人靜靜地坐在御書房中,龍案上堆了幾日的奏折,他都沒有處理,也不想翻開其中任何一個。他聽到門外有人在說話,似乎是司徒璟,緩緩回神,閉上眼睛又睜開,就見司徒璟進來了。

  “皇祖父,喝點熱湯吧。”司徒璟把一盅冒著熱氣的湯放在司徒勰面前,“保重身體是最要緊的。”

  “方才外面什么事?”司徒勰打開蓋子,是他最喜歡的湯,司徒凝出嫁前總是做給他喝,后來司徒瑤也做得很好。

  司徒璟搖頭,“沒什么,一點無關緊要的小事,孫兒已經處理好了。”

  是當街被裘琮放倒那個胖子被抬回家之后一直昏迷不醒,大夫找不到病因,他爹跑來宮門口求見司徒勰,想請宮中最好的太醫,說的是他兒子被神秘人暗算了。

  侍衛不敢為難那位前國舅爺,便來稟報司徒勰,但正好被司徒璟攔住了。

  司徒璟根本不信什么神秘人暗算,因為他不覺得那個死胖子廢物有任何價值,就算被暗算也是他這些年在曜城欺男霸女作惡多端遭到報復,死了也活該。

  于是,司徒璟沒好氣地訓斥了侍衛,讓前國舅爺滾,且覺得這種破事兒沒有任何告訴司徒勰的必要。

  等司徒勰喝了半盅湯,放下勺子,看向司徒璟,“最近可有瑤兒的消息?”

  司徒璟愣了一下,搖頭,“沒有。端木忱看得很嚴,妹妹那邊許久沒有消息了。但她應該沒事,懷著身孕在乾國皇宮里養胎。”其實是司徒璟已經很久沒想起過司徒瑤這個妹妹了,也沒有再關心她的任何情況。

  “當初,真的不該把瑤兒嫁過去。”司徒勰面露悔意,“更不該,把凝兒嫁去乾國,不然就不會有顧泠那個孽障!他就是生來克我們司徒氏的!”

  對此,司徒璟深以為然。他不敢說的是,顧泠能在乾國恢復身份,裘靖能成長到如今的地步,司徒勰都可謂“功不可沒”。猶記得,司徒勰不止一次說過,“顧泠有用”,“裘靖有用”,司徒璟不得不承認司徒勰看人的眼光的確是“極好”的,那兩位是真的很厲害,厲害得超出了他們的預料,同時也完全超出了司徒勰的控制……

  “皇祖父,我們還有跟乾國求和的希望嗎?既然到如今乾國也沒反攻,會不會他們跟炎國的結盟并不牢靠,一切還會回到以前那樣?”司徒璟小心翼翼地問。

  這次司徒勰很平靜,搖頭說,“不可能了。你們接下來都小心一些。”

  司徒璟皺眉,“小心……皇祖父的意思是?”

  “乾國并不想打仗,否則我們現在就該收到南平城被攻陷的消息了。”司徒勰深深嘆氣,“接下來,一定會有人來刺殺朕,且朕知道來的會是誰。”

  “司徒靖?”司徒璟脫口而出。

  司徒勰補充,“和他外公。”https://

  司徒璟還想說什么,司徒勰擺擺手,神色疲憊,“事到如今,朕對此心里有數。你回去吧。”別的不說,對于裘琮裘靖會來殺他這件事,司徒勰早有心理準備,覺得差不多是時候了。

  司徒璟離開后,心中越發不安,走在路上都感覺好像有人盯著,回了他的住處之后下令侍衛嚴密守著,再也沒出來過。

  是夜,裘琮和裘靖暗中潛入涼國皇宮,靠近了亮著燈的御書房。

  裘靖覺得可能會有陷阱,以司徒勰的心智,大概已經猜到會有人來刺殺他,甚至猜到來的就是他們。因為乾國那邊實力最強的顧泠守著妻女和端木忱,其他人之中,于公于私最適合當刺客的只有裘家祖孫了。

  裘琮早就想殺司徒勰,如今終于等到機會,并不想管那么多,點燃火折子,扔到了御書房的窗戶上。

  夜風吹著,火勢很快變大,侍衛們開始匆忙滅火,而司徒勰從里面走了出來。

  裘靖看著司徒勰,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勁。而裘琮已拿出老沐給的釘槍,瞇起一只眼,瞄準了司徒勰的眉心。他是來殺人報仇的,沒有興趣跟司徒勰再多說一個字。

  那枚速度極快的釘子被火光照亮,從司徒勰的眉心沒入了他的腦袋,沒有血流出來,他身體僵直,在一片驚呼聲中一頭栽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皇上!”

  “有刺客!救駕!”

  “快請太醫!”

  ……

  御書房內外亂作一團,但那些人連裘琮和裘靖的影子都沒看到。

  得手后的裘琮皺眉嘀咕了一句,“這么簡單……”

  裘靖凝眸看著被人圍住的司徒勰的尸體,覺得事情順利得不太真實,按說司徒勰不可能如此沒有戒備心,身邊也沒有高手保護,一定有問題。

  可能是替身……裘靖腦中冒出這個念頭,但并未多說,先跟裘琮一起離開了涼國皇宮。

  裘琮要回彭家去,被裘靖拉住了,“外公,我們到原先的越王府看看。”

  “也好。”裘琮想著再去看看女兒從小長大的地方。

  司徒勰當了皇帝之后,越王府就沒剩下什么人了,但府中的一切還是老樣子。

  裘靖徑直找去了司徒勰在王府的書房。他以前來過,有重要的事情司徒勰都在這里處理,且書房有個密室。

  此時書房沒人看守,裘靖讓裘琮在外面盯著,他自己推開門進去了。

  里面黑漆漆的,只有外面透進來的月光。裘靖拿出一顆夜明珠,掃視一圈確定沒人之后,就朝著書架走去。

  找了一會兒,摸到密室的機關,裘靖擰了一下,書架緩緩移動,露出密室黑魆魆的入口。

  靜靜等了片刻,裘靖一只腳即將邁進去,又皺眉收了回來。若里面沒人,不必進去看。若有人,一定是陷阱。

  裘靖手中的夜明珠光影晃動,他正準備出去,眼前寒光一閃,密室之中竄出來四道黑影,殺意洶洶地攻了過來!

  裘琮察覺不對時,就見裘靖已被逼進了密室之中,而開啟時十分緩慢的密室之門,快速關閉,隔絕了他的視線!

  “靖兒!”裘琮沖進來,揮掌打向書架,書架微微顫動了一下,卻沒有倒。

  等裘琮終于找到機關,開啟密室,里面已空無一人。顯然,密室之中還有密道,裘靖雖然很小心,還是落入了陷阱。

  裘琮遍尋不見密道入口,也怕還有陷阱等著他,一怒之下轉身離開,又沖皇宮去了。

  ……

  裘靖是在清醒的狀態下腳底一空落入密道的,此刻,他身在曜城地下某處,四把劍架在他的脖子上,而他面前不遠處眼眸陰寒的銀發老者,赫然正是不久之前“死”在宮中的司徒勰!再上一次見面是去年,司徒勰看起來比那時蒼老了十歲不止。

  那果然是個替身……裘靖心想。他猜到了司徒勰會做什么,同樣,司徒勰也算準了他會怎么做,準備好陷阱在等他。

  不過裘靖此刻很平靜,看著司徒勰神色淡淡地說,“你不可能給你那么多兒孫都找到替身或把他們藏起來。天亮之前,你若不放了我,我外公可能會砍死你某個孫子。”

  司徒勰聞言冷笑起來,“事到如今,我還管得了那么多嗎?孫子?外孫?要么是廢物,要么跟我作對。你甚至不愿再叫我一聲祖父!”

  裘靖唇角微勾,笑意不達眼底,“這,可都是你的福報。”

  “你以為我不會殺你?”司徒勰冷聲問。

  裘靖搖頭,“當然不會。費盡心機抓了我這個人質,你還指望利用我翻盤。不過,事到如今,你沒有任何機會了。”

  司徒勰眸光一縮,大步走過來,高高揚手,狠狠地抽了裘靖幾個巴掌,打得他嘴角溢血才停下來。長久以來被顧泠和裘靖“背叛”的憤怒此刻終于得到了些微紓解,但看著裘靖平靜的眼眸,司徒勰剛剛消歇的怒火再次熊熊燃燒。

  司徒勰再次逼近,扼住了裘靖的脖子,眸光冷厲,“當年你剛出生,我就該摔死你!”

  原本挾持著裘靖的四個高手都退到了一旁去,裘靖突然冷笑,同時手指微微動了一下,司徒勰在察覺不妙時,感覺有什么細小的東西貫穿了他的身體……

  司徒勰身體迅速麻痹,當他摔向地面時,就聽裘靖冰冷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我沒想到你設下陷阱且親自在等我,是因為我本以為你既然安排了替身,自己會跑遠一點,藏得深一點,再等待時機。你應該跑遠一點,因為我就是專程來殺你的。你非要見我,那就只有,你死我活!”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醫妻三嫁更新,413.你死我活免費閱讀。https://